主页 > 社会 >

周啟会、沐川县林业局错误执行赔偿行政赔偿赔

时间:2019-07-04 15:4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9)川11行赔终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啟会,女,1972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沐川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沐川县林业局,住所地四川省沐川县沐溪镇交通街666号。

法定代表人:徐杰,该局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费涌,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红,该局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沐川县凤村乡××村×组,住所地四川省沐川县凤村乡××村×组。

负责人:王正才,该组组长。

原审第三人:沐川县凤村乡××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四川省沐川县凤村乡××村三组。

负责人:陈楚桂,该村村主任。

上诉人周啟会因与被上诉人沐川县林业局、原审第三人沐川县××乡××村×组(以下简称××村×组)、原审第三人沐川县××乡××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村委会)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8)川1102行赔初1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5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周啟会、被上诉人沐川县林业局的副局长潘志华及该局委托诉讼代理人费涌、杨红,原审第三人××村×组的负责人王正才,原审第三人××村委会的负责人陈楚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2018年6月26日,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川1102行初35号行政判决认定:周啟会户系××村×组村民,其《林权证》上载明周啟会户承包位于该组猪儿石林地(简称案涉林地)84.9亩等项目。2016年8月15日,××村×组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并作出决议,准备修建一条以林区防火功能及竹材等林业资源运输功能为主的林区资源路(简称案涉道路),该路所用资金由上级财政补助,不足部分由群众投工投劳,所占耕地、林地农户自行调剂解决,不予任何补偿。其后,××村×组村民开始筹集修路资金6930元。同月25日,××村委会以自已的名义就修建案涉道路向沐川县林业局提交使用林地申请书,其后亦以××村委会的名义填写《使用林地申请表》。同月28日,沐川县林业局收到上述申请材料。同年9月4日,××村委会以周啟会外出无法提供《林权证》为由,出具《林地权属证明》证明周啟会案涉林地情况。同年9月5日,××村×组委托沐川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对运材道线路进行勘测调查后出具的《调查报告》载明:“通过实地核查,该林区运输林竹公路属于××村×组,公路名称猪水路,起点水码头,终点猪咡石。道路全长6.85公里,宽4.5米。占用林地40亩,树(竹)种:茨竹、柳杉,公益林40亩。有林地40亩。林区道林地权属、林木所有权及承包经营权的归属清楚,无争议。”同月8日,沐川县林业局就运材道项目占用林地作出《占用林地公示》并在××村委会进行张贴,该公示载明的占用林地申请人为××村×组。同月17日,沐川县林业局对××村×组作出沐林地许准字〔2016〕第22号《森林经营单位修筑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工程设施占用林地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简称《行政许可决定》),许可案涉道路占用林地及范围,并告知采伐林木的法律程序及责任。同月20日,××村委会收到当地林业站转交的《行政许可决定》。2016年12月6日,沐川县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作出《关于凤村乡羊山村、××村、建国村村组道路建设实施方案的批复》,同意修建案涉道路等项目,其资金来源为易地扶贫搬迁资金。2017年9月案涉道路建成,此后该路成为××村×组村民竹材资源运输及通行的唯一陆上道路,村民运输林产品等资源均从此路运输。此前该组的竹材资源只能通过水路运输。案涉道路全长3.679公里,其中占用周啟会林地部分长度约555米。

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8)川1102行初35号行政判决认为,沐川县林业局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原本应当予以撤销,但鉴于案涉道路系使用易地扶贫搬迁资金修建的运材道,自建成以来为当地村民的竹木资源运输发挥了重要作用,改变了当地竹木资源运输困难问题,促进了当地贫困乡村经济发展,是条脱贫致富路。如果判决撤销沐川县林业局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将导致案涉道路占用林地建设没有合法依据,严重损害当地广大村民的切身利益,并造成扶贫资金的重大损失。再则,沐川县林业局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涉及周啟会林地部分在整个涉案林地许可范围内比例较小,如果撤销该《行政许可决定》将造成远远超过《行政许可决定》合法部分的损失,并且鉴于涉案林地用于的运材道路建设,根据当地地理环境,不能适用部分撤销判决予以处理。据此,判决确认沐川县林业局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违法。

在(2018)川1102行初35号行政判决生效后,周啟会于2018年7月5日向沐川县林业局递交了赔偿申请书,但沐川县林业局未予答复。

另查明,2018年3月12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周啟会作的《询问笔录》中,周啟会陈述:在案涉公路测量后,修建前,周啟会邀请包括陈楚桂、王政元、王录军、王录芝等人在内,砍伐其竹子。同年3月21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王录军作的《询问笔录》中,其陈述修公路前,帮助周啟会砍伐竹子的事实。同年3月16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陈楚桂作的《询问笔录》中,其陈述了道路测绘完毕后,帮助周啟会砍伐竹子以及修建公路大家同意对土地和青苗不予赔偿的事实。同年3月15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杨绍均作的《询问笔录》中,其陈述修公路前,帮助周啟会砍伐竹子的事实。同年3月15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王忠玉作的《询问笔录》中,其陈述修公路前,帮助周啟会砍伐竹子和砍伐竹子之时,有些柳杉树被松鼠咬坏的事实。同年3月6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王录芝作的《询问笔录》中,其陈述修公路前,帮助周啟会砍伐竹子的事实。同年3月6日,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王政元作的《询问笔录》中,其陈述修公路前,帮助周啟会砍伐竹子的事实。

周啟会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1.沐川县林业局赔偿周啟会林地和林木损失费947275元;2.沐川县林业局对损坏周啟会林地和林木恢复原状。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2018)川1102行初35号行政判决,确认沐川县林业局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违法。周啟会依据生效判决向沐川县林业局申请国家赔偿,沐川县林业局未予答复后,享有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的权利。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沐川县林业局对于周啟会的损失是否应当赔偿问题。一审法院认为认为,虽然沐川县林业局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被确认违法,但即便对于周啟会认为修建公路造成周啟会的林木(含竹子)、林地等损失也不应当由沐川县林业局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首先,周啟会林木(含竹子)、林地损毁等损失不是沐川县林业局直接实施的行为造成的。从沐川县森林公安局对周啟会、陈楚桂、王政元、王录军、王录芝、杨绍均、王忠玉等的《询问笔录》可以证实,案涉公路修建之前,周啟会的竹子系由其雇请人员砍伐,非沐川县林业局所为。同时,沐川县林业局并非修建案涉公路用地单位或者建设单位,并没有实施过对修建案涉公路林地的清表等行为。周啟会也没有提交初步证据证明,沐川县林业局对周啟会的林木(含竹子)、林地等实施过损害行为。其次,即使建设项目使用林地,需要对林地、林木等给予补偿的,根据《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审核审批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关于“国家依法保护林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建设项目使用林地的,应当对涉及单位和个人的森林、林木、林地依法给予补偿”的规定,也是由使用林地的建设单位承担补偿责任,并非由颁发工程设施占用林地准予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承担。因此,即使本案涉及对林木、林地损失的补偿,也不应当由颁发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沐川县林业局承担。第三,沐川县林业局颁发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行为与周啟会诉称的损失没有因果关系。虽然沐川县林业局颁发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行为被一审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是沐川县林业局的该行为并非是造成周啟会林木(含竹子)、林地损失的直接原因。如前所述,即便周啟会认为存在林木(含竹子)、林地损失,但该损失的直接原因是具体实施修建案涉公路的建设单位、用地单位,或者直接实施砍伐林木(含竹子)的人员,并非沐川县林业局。据此,虽沐川县林业局颁发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周啟会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失,并且周啟会的请求也没有法律依据。故,对周啟会的赔偿请求应当予以驳回。

综上事实和理由,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关于“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周啟会的赔偿请求。

上诉人周啟会上诉称:沐川县林业局在审查××村村委会的申请材料时,明知××村村委会没有申请资格、材料不齐全、不符合法律规定,就作出了行政许可决定。上诉人的林地和林木虽然不是沐川县林业局直接损坏的,但是由于沐川县林业局违法作出行政许可决定造成的。如果没有沐川县林业局的许可,没有人敢去进行开挖施工。××村村委会递交在涉及上诉人家林地上修路的申请时,并未和×组的村民签订委托书,存在欺瞒行为,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村×组没有经过上诉人的同意,也没有通知上诉人开会,更没有协商过修路占用林地的事情,就请施工人在上诉人林地上修建,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上诉请求:1.撤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8)川1102行赔初10号行政判决;2.依法改判沐川县林业局、××村×组、沐川县扶贫移民局、沐川县交通局、施工人宋录祥、梁明超等人连带赔偿947275元。庭审中,周啟会将其上诉请求变更为:1.撤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8)川1102行赔初10号行政判决;2.沐川县林业局和××村村委会、××村×组承担连带赔偿947275元;3.责令沐川县林业局将上诉人的林地部分恢复原状;4.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沐川县林业局辩称:一、被上诉人没有实施损害上诉人财产的行为,上诉人所称的财产损失不是被上诉人造成的。被上诉人实施的是行政许可行为,没有实施修路这一具体行为。二、涉案道路的性质是“民办公助”性质。工程投资来源是财政奖补资金和群众自筹,案涉道路不是政府工程,不需要对土地进行征收或者征用,政府不应承担林地和林木的补偿责任。三、涉案道路使用林地主体不是被上诉人,是××村×组。四、上诉人事前知晓并积极参与、配合了涉案道路的修建,提前对公路路线上的自有竹、木进行了清理。

原审第三人××村村委会述称,2014年村民主动集资修路,上诉人也集资了400元。村组、干部村民代表多次组织召开了会议,村民一致同意不赔偿,占用的土地自行调整。2017年2月对公路进行了测量,周啟会也参与了测量,并自行组织人员清理了竹子。

原审第三人××村×组述称,××村×组修公路是村民集资用于修路前期开支,当时经过了村民决议,大家一致同意修路占用林地不予补偿,并签了协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国家赔偿的构成要件之一是行为主体的侵权行为与造成损害的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行为主体的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内在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本案中,首先,周啟会的林木系由其自己雇人砍伐的,并非沐川县林业局所为。沐川县林业局的《行政许可决定》仅是许可案涉道路占用林地及范围,沐川县林业局并非涉案公路的建设单位,没有直接实施过损害周啟会林木的行为。其次,根据《建设项目使用林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即使周啟会的林木因修建涉案公路造成损失,也应该由使用林地的建设单位承担补偿责任,而非颁发工程设施占用林地准许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承担。综上,虽然沐川县林业局作出《行政许可决定》行为已被本院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8)川1102行初35号判决确认违法,但周啟会要求赔偿的林木损失与沐川县林业局的该违法行为之间没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关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关于上诉人二审请求××村村委会、××村×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因××村村委会、××村×组并非本案行政赔偿义务机关,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综上,上诉人周啟会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雷璐娜

审 判 员 李亚莉

审 判 员 刘 平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游 鹛

书 记 员 李菲菲

附本裁定适用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