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何炳荣违纪违法案剖析:有“病”不治终入膏肓

时间:2019-11-04 07:09

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点击:

  原标题:嘉兴市委原常委何炳荣违纪违法案剖析:有“病”不治终入膏肓

 庭审现场,何炳荣站在被告席上。 微信公众号浙江在线 图

庭审现场,何炳荣站在被告席上。 微信公众号浙江在线 图

  中国纪检监察报10月30日消息,8月21日,站在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的被告人席上,嘉兴市委原常委、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何炳荣含泪反思自己的一生,感慨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出现了问题,理想信念、宗旨观念发生了动摇。

  “如果对党员干部来说,思想上的滑坡是最严重的病变,那么何炳荣早已‘病’重多年。”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经查,何炳荣违反政治纪律,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串供,参加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经商办企业,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利,搞权色交易等;违反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

  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至2017年,何炳荣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项目承接、工程推进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55万余元。2013年至2015年,滥用职权帮助其女婿的公司在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低价获取土地使用权等,造成国家经济损失231万余元。

  最终,何炳荣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对其犯罪所得赃款予以收缴,上缴国库。

  何炳荣的“病”究竟从何而起?又是如何一步步病入膏肓?反溯何炳荣的腐败轨迹,对广大党员干部来说,不失为一次深刻的警示教育。

  “这些问题的出现绝非偶然”

  从1977年参加工作到2017年退休,回顾40年的工作历程,何炳荣总结自己对用权的认识是慢慢变化的,尤其是调到经开区后,由于没有守住底线,出现了缺口,以致最后一泻千里,遗憾终身。

  “这些问题的出现绝非偶然。”何炳荣说。在这些一开始的缺口中,发生在他工作起始地桐乡市河山镇的一次“投资”,最让他印象深刻。2002年4月,时任桐乡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何炳荣以连襟丁发勇的名义,出资40万元,投资了河山镇一处加油站,占股33%,3年后获利120万元。

  对此,何炳荣在明知不妥的情况下不仅没有任何反思,反而因为获取了巨大经济利益而异常兴奋,认为自己找到了“投资入股”这样一条既能当官、又能发财的路径。

  据何炳荣回忆,从2002年到2017年,他先后投资入股了6家企业,获利308万元。同时把这部分收益及家庭收入的结余部分一起又分别投给5家企业,以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进行理财,时间长达13年之久,其利息收入达到数百万元。

  何炳荣显然知道自己这些投资见不得人,因此从来不自己出面。2012年12月,时任嘉兴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的何炳荣就以弟弟陈炳元的名义,出资284万元投资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同时尽心尽力帮助该公司取得小额贷款许可证、低价取得土地以及争取财政资金补助。4年后,何炳荣从中违规获利120万元。

  这样的深度利益捆绑,让何炳荣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感谢何炳荣的帮忙,丁发勇先后分两次送给其150万元,何炳荣都觉得理所当然。而为了报答弟弟陈炳元的“帮忙”,何炳荣在退休前还利用职权,向嘉兴一家汽配公司负责人打招呼,为陈炳元承接该公司业务谋取利益。

  “这是对党不忠诚、对组织不老实的表现”

  多年来,何炳荣从没向组织报告过这些重要的“投资理财”项目,甚至在被留置前,他还与陈炳元、丁发勇等人“统一口径”。按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些对党不忠诚、对组织不老实的表现,是个人走向违纪违法的必然。”

  对于普通党员都应该持有的党纪观念,这名副厅级领导干部竟然视若无睹。让很多原同事至今仍万分惊诧的是,2013年至2015年期间,何炳荣在嘉兴经开区党工委班子会议等场合,居然多次妄议“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会影响经开区经济发展,经开区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应该降低标准”,等等。

  不仅公开发表这些与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相违背相抵触的言论,何炳荣还在行动上明目张胆地不收敛不收手。

  因为自己喜欢喝国窖白酒,2013年初至2017年8月,他多次违规要求下属用公款购买高档酒水共计1470瓶,以宴请客商为名,毫无顾忌地超标准接待。据了解,这种酒市场价最高时要1700元一瓶。至2017年9月何炳荣退休,所有酒水已全部喝光。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