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条 >

海南仁望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广州正浩实业有限

时间:2019-07-04 12:5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执复52号

复议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三亚昌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三亚市河东区祥瑞路昌达祥瑞豪庭***层。

法定代表人:卢昌芬,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陆兆文,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越洋,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复议人(被执行人):海南仁望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滨海大道南洋大厦****室。

临时负责人:宋鸿鹏,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云峰,青海汇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广州正浩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岗贝路***号***室。

法定代表人:关远珊,该公司董事长。

被执行人:同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号汇欣大厦*座***室。

法定代表人:武琪,该公司董事长。

被执行人:庆泰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青海省西宁市七一路***号。

法定代表人:武英,该公司董事长。

三亚昌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达公司)、海南仁望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望公司)不服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青海高院)(2016)青执异6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青海高院查明,2004年12月20日,该院执行广州正浩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浩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同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德公司)、庆泰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庆泰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时,因被执行人同德公司、庆泰公司对仁望公司享有到期债权,经三方协商,仁望公司自愿以其持有的三亚西岛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岛公司)50%的股权抵债。2006年7月27日,青海高院作出(2005)青法执字第3-12号民事裁定,裁定依法拍卖仁望公司持有的西岛公司50%股权。同年8月14日,经征求各当事人同意,该院委托海南天悦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拍卖公司)与原广东省拍卖业事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拍卖公司)联合对该股权公开拍卖。10月13日,昌达公司作为竞买人,按照《竞买须知》要求向拍卖人交纳3000万元竞买保证金,并签订了《竞买协议书》,其中约定:“买受人在规定时间内未付清全款或反悔,则视为违约,买受人同意将已交纳的竞买保证金作为违约金支付给拍卖人。”10月16日,经公开拍卖,昌达公司以2.15亿元竞得西岛公司50%股权,拍卖人海南拍卖公司、广东拍卖公司与昌达公司当日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约定:“①拍卖成交后,买受人在拍卖前向拍卖人支付的竞买保证金人民币叁仟万元整(¥30000000元),自本《拍卖成交确认书》生效后已转为定金。②买受人须在自拍卖成交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支付拍卖成交价的20%(不包含已交纳的拍卖保证金)即人民币肆仟叁佰万元整(¥43000000元)至委托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同时出具经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确认的用于支付拍卖成交余款的履约保函。③买受人须在2007年3月16日前付清拍卖成交价款的余款人民币壹亿肆仟贰佰万元整(¥142000000元)。”拍卖成交后,昌达公司向青海高院申请将拍卖标的西岛公司50%股权提前过户,该院于2006年10月17日作出(2005)青法执字第3-13号民事裁定,裁定解除对仁望公司在西岛公司5000万元股权的查封,并将该股权交由昌达公司。11月16日,昌达公司向青海高院出具《承诺书》称:“请贵院将拍卖标的裁定过户至我公司名下的同时,对已过户至我公司(由我公司持有)的三亚西岛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50%的股权予以冻结查封,以作为我公司支付应付拍卖结算余款的担保。我公司承诺,将按照《拍卖成交确认书》的约定及时支付全部结算应付款项,否则,我公司同意贵院将已过户至我公司名下的上述股权重新裁定拍卖。”在支付拍卖价款过程中,昌达公司没有按照《拍卖成交确认书》约定向青海高院出具履约保函,也未按约定期限履行付款义务。实际付款期限是:2006年11月14日昌达公司支付2000万元;2007年1月26日支付2300万元;2007年6月4日支付7700万元;2007年11月20日支付3000万元;2008年4月11日支付500万元;2008年12月24日支付1435万元。昌达公司于2006年10月24至2007年10月28日期间多次向青海高院提出申请,要求核减拍卖价款,该院于2007年12月27日以青法执字第9号《关于解决处理三亚西岛公司50%股权遗留问题的复函》,函告昌达公司因评估报告出现的过错应扣减,其他经济问题要求其向有关部门报案。青海高院于2008年11月25日作出(2005)青法执字第3-18号民事裁定:一、对仁望公司没有移交的部分公司财产按资产评估值从其股权拍卖总价款中扣减1348673.55元;二、对漏评的21558179.74元资产负债按仁望公司所占股份从其股权拍卖总价款中扣减10779089.87元;三、对仁望公司擅自出售的旅游门票90000张,按其协议销售价格从其股权拍卖总价款中扣减3520000元;以上三项共计15647763.42元,决定核减15650000元,昌达公司不再支付。后青海高院于2008年12月28日作出(2005)青法执字第3-19号裁定,裁定该院作出的(2004)民二调字第3号民事调解书终结执行。

对于青海高院执行程序中的相关问题,仁望公司、昌达公司分别多次向青海高院申诉。针对昌达公司、仁望公司的不断申诉,青海高院于2014年12月31日作出(2011)青执监字第1-23号执行裁定,仁望公司、昌达分别于2015年7月17日、8月5日提出书面异议。青海高院2015年9月8日作出(2015)青执异字第8号执行裁定,裁定驳回二公司的异议。二公司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于2016年3月25日作出(2015)执复字第41号执行裁定,对昌达公司提出关于青海高院在办理(2011)执监字第1号案的过程中存在违反法定程序、青海高院纠正在拍卖成交后核减拍卖价款不当的复议理由和仁望公司提出青海高院执行其股权不当、主张应当重新拍卖本案标的的复议理由均不予支持,但认为青海高院(2011)青执监字第1-23号执行裁定及(2015)青执异字第8号执行裁定对于违约金的认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发回青海高院就此问题重新审查。

青海高院重新审查后认为:关于违约金数额的认定问题。本案中,仁望公司未就其实际损失举证说明,现昌达公司提出约定违约金过高,请求调减。对违约金数额的确定,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规定,以昌达公司逾期付款期间的利息数额作为仁望公司实际损失的基础,确定违约金的数额。

1.核减拍卖价款1565万元的利息损失。对核减的拍卖价款1565万元利息损失,从2007年3月17日应当支付拍卖价款之日至2008年11月24日核减之前期间的利息损失,按照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为2003617.33元。从2008年11月25日该院裁定核减之日计息,至2011年10月11日该院纠错裁定作出之日,按同期贷款利息计算,为2750122.33元。

2.迟延付款部分的利息损失。依据西宁海信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书》:(1)本金4300万元的利息为300235元(本金2000万元从2006年11月8日至2006年11月13日逾期计息6日为18600元;本金2300万元从2006年11月8日至2007年1月25日逾期计息79日为281635元)。(2)本金12635万元的利息为4633536元(本金7700万元从2007年3月17日至2007年6月4日逾期计息80日为976552.50元;本金3000万元从2007年3月17日至2007年11月20日逾期计息249日为1410000元;本金500万元从2007年3月17日至2008年4月10日逾期计息391日为389950元;本金1435万元从2007年3月17日至2008年12月23日逾期计息648日为1857033.50元)。上述迟延付款部分的同期贷款利息为4933771元。

综上,昌达公司迟延付款期间的同期贷款利息为2003617.33元和4933771元,共6937388.33元。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本案违约金数额应确定为9018604.83元(6937388.33元+6937388.33元×30%),昌达公司请求调减违约金的理由成立,应予支持。青海高院(2011)青执监字第1-23号裁定对违约金数额的确定缺乏法律依据,应予纠正。青海高院遂于2016年6月24日作出(2016)青执异6号裁定:一、撤销该院(2011)青执监字第1-23号执行裁定;二、昌达公司向仁望公司支付核减的拍卖价款1565万元及核减期间占用资金利息损失2750122.33元;三、昌达公司赔偿仁望公司违约金9018604.83元。以上二、三项共计27418727.16元,与已预付的2800万元相折抵,应返还昌达公司581272.84元。

昌达公司不服(2016)青执异6号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称:(一)青海高院此前在拍卖成交后核减拍卖价款1565万元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016)青执异6号执行裁定应当依法纠正青海高院(2011)青执监字第1-23号执行裁定的相关认定。(二)核减拍卖价款1565万元的利息损失计算错误。从2007年3月17日应当支付拍卖价款之日至2008年11月24日核减之前期间的利息损失,按照同期贷款利率计算,金额应为1953080.875元,而不是2003617.33元;从2008年11月25日青海高院裁定核减之日计息,至2011年10月11日该院纠错裁定作出之日,按同期贷款利息计算,金额应为2595822.03元,而非2750122.33元。(三)违约金应当按照仁望公司的实际利息损失确定违约金的数额,而不应该在实际损失的基础上再增加30%。综上,请求撤销(2016)青执异6号执行裁定,驳回仁望公司的全部请求。

仁望公司亦不服(2016)青执异6号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称:(一)青海高院认定被执行人对仁望公司享有到期债权并予以执行错误;(二)对涉案股权评估、拍卖程序违法应重新拍卖;(三)青海高院违反合同约定,否定定金罚则和违约金并用的原理,适用法律不当。遂请求撤销青海高院(2016)青执异6号执行裁定、返还被违法拍卖的西岛公司50%的股权并重新拍卖、收缴仁望公司3000万元保证金给仁望公司。

本院经审查,对青海高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青海高院计算违约金数额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第一,关于1575万元核减款的利息计算问题。青海高院依据西宁海信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书》的计算,对2007年3月17日至2008年11月24日核减之前的利息损失,确定为2003617.33元,对于核减期间资金占用的利息损失确定为2750122.33元,均是以2007年3月17日昌达公司应当支付拍卖价款之日作为起点,到该院2011年10月11日纠错裁定作出之日止,昌达公司实际未支付该笔款项的期间来确定利息计算期间及相应的贷款利率,符合案件实际情况,亦较为合理。而昌达公司主张将上述期间割裂开来,分段重新计算计息期间,从而欲适用较低的贷款利率,与案件实际情况不符,亦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第二,关于违约金数额应如何调整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由于昌达公司提出了调减违约金的请求,本院(2015)执复字第41号执行裁定要求,青海高院应当参照上述法律规定,以昌达公司逾期付款期间的利息损失为基础来计算其应当向仁望公司支付的违约金数额。青海高院在综合考虑了实际损失、合同履行情况,过错程度等因素后,根据西宁海信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书》的计算,在昌达公司迟延付款期间的同期贷款利息的基础上酌定增加30%作为昌达公司应当支付给仁望公司违约金的数额,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昌达公司关于逾期付款期间利息计算错误、法律适用错误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昌达公司主张的青海高院拍卖成交后核减拍卖价款有法律依据,以及仁望公司主张的青海高院认定被执行人对仁望公司享有到期债权并予以执行错误、对涉案股权评估拍卖程序违法应重新拍卖、应收缴3000万元保证金给付仁望公司等复议请求,本院在(2015)执复字第41号执行裁定中均已审查并驳回。此次昌达公司和仁望公司并未就上述主张提出新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昌达公司、仁望公司的复议理由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青海高院作出的(2016)青执异6号执行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复议申请人三亚昌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海南仁望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的复议申请。

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潘勇锋

代理审判员  朱 燕

代理审判员  马 岚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魏 丹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