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条 >

国内最大货代诈骗案!利用18家空壳公司疯狂骗取

时间:2019-11-03 11:32

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点击:

他们是一群货代行业的老手,大多精通货代相关法律法规,甚至有律师为他们当“参谋”。他们凭借自己多年从事出口贸易和国际货运的经验,琢磨出一套货代诈骗手段,短短几个月时间疯狂骗取运费2140万元!


这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一起货代诈骗案,时隔多年回头再看,依旧让业界心有余悸!


这群疯狂的货代诈骗犯是如何骗取2140万运费呢? 今天我们重新梳理这个案例,希望带给业界更多的警示!

国内最大货代诈骗案!利用18家空壳公司疯狂骗取

2010年8月19日下午,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义乌市人民法院开庭宣判,犯有合同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凌某、彭某、金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被判有罪。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的则分别判处有期徒刑6年到14年不等。


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取证,这起利用货代市场运费月结的行规,行骗二十多次,骗得运费2140万元人民币的全国最大货运代理诈骗案才终于落下帷幕。


老板们感觉被骗了


2008年6月,金华市某货运代理公司老板杨某和宁波某代理公司老板严某到义乌市经侦大队报案:义乌远舰进出口公司在一个月里,合计欠下两家公司100多万元运费,经多次追讨无果,他们觉得可能被骗了。


经警方核查,远舰公司存在低价揽货、高买低卖的诈骗嫌疑。义乌市经侦大队经办民警王骅向宁波海事法院调取相关资料,结果发现,不仅仅远舰公司有蹊跷,义乌的亚通公司、斯斯卡芙公司也有低价揽货、高买低卖的诈骗嫌疑。


随着案件的步步深入,货代骗子们合伙诈骗的事实逐渐清晰。涉案的远舰、亚通、斯卡芙的背后是同一伙人。


据了解,宁波海事法院受理的浙江省“海事强制令”案件申请到2006年后每年多达一百起,其中一半以上与义乌货有关。2008年下半年,义乌警方深入调查了一家名为远舰的中间货代公司,并找到了已经离职的原经理凌某。


凌某曾与同样对货代行业熟悉的金某于2006年4月10日,托人以麦地那公司经理的名义,找到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宁波海运分公司业务员章某。一番利诱和欺骗后,次日就与中外运宁波分公司签订协议,委托其出口海运。


此后,便以麦地那公司的名义从市场上及其他公司低价揽货,然后交给中外运宁波分公司代为出口海运。他们从托运人处收取运费后,拒不向中外运宁波分公司支付。到2006年7月,麦地那公司尚欠中外运宁波分公司运费达人民币150万余元。


中外运宁波分公司打其留的5个手机号码居然全部停机。章某一次次从宁波跑到义乌索要运费哄带均空手而归。就这样,凌某等人轻松掘到了“第一桶金”。


骗子有18家空壳公司


警方调查发现,凌某和金某等人先以他人名义,在上海、杭州、宁波等地注册了18家空壳的中间货代公司,接着以公司名义到市场上揽业务,再委托正规的一级货代公司代为发货。


刚开始时,他们及时付清运费。合作一段时间后,他们和一级货代公司谈定按月结算方式,签订合同。在快到约定的结款时间时,他们便以资金周转困难等种种理由推托。


因为空壳公司都是正规注册的,并且说好会还款,警方也初期也只能把案件认定为经济纠纷。


截至案发时,凌某某等人已骗得运费2000多万。


初尝甜头,几人又如法炮制,继续共同诈骗货物运输费用。


先出资几千元,通过代理注册公司注册了空壳公司——上海煌兴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并以该公司名义支付少量运费,分别诱骗杭州越华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义乌办事处、上海远天船务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签下以循环提单为抵的运费月结《货运代理合同》,委托这两家公司出口海运货物。


接着从市场上及其他公司低价揽货,之后再将所揽货柜分别交给上述两家公司代为出口海运。从托运人处收取运费后,拒不向这两家公司支付。至案发,凌某等人还欠这两家公司340多万元运费。


在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他们的货代诈骗队伍不断扩大,又吸纳了青海、宁夏、福建、黑龙江以及浙江金华等地在义乌的各式加盟。案发后,公安机关共抓捕归案嫌疑人16名,其中有的竟是刚出校门不久来义乌打工的学生。


他们钻了法律的“空子”


义乌经侦大队办案民警王骅表示,该案件是义乌警方破获的首起货代诈骗案件,也是目前为止全国最大的货运代理诈骗案。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